第一百六十五章 陇上行(14)

黜龙 作者:榴弹怕水

第一百六十五章 陇上行(14)

      细细算起来,张行穿越过来已经完整四年了,或者说,第五次遭遇春耕也标志着他即将开始第五年的穿越生涯。
    人这玩意其实就是贱。
    按照张行穿越前看过的很多高端网文描述,很多主角穿越过来连个金手指都没有,全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一路斗志昂扬,最后照样能把大道给磨灭了……他倒好,一出来就是真龙现身打架,分山避海;然后就发现了金手指,所谓穿越自带异宝在手,貌似还能打怪升级、最起码是个无限制加基础属性的好身体,再后来好像还有达成成就得奖励的说法。
    这个局面,怎么看怎么大有前途,老老实实按照指导方向走,将来厮混个真龙之身,与几位至尊谈笑风生,也未尝不能成。
    但是,他就是瞻前顾后,就是思想怪异……总是觉得用多了罗盘会被命运戏弄,觉得所谓看起来像北冥神功的玩意最终可能是嫁衣神功,而且总喜欢把拿到的那些秘籍当成科普教材。
    他甚至还要自己改,自己写。
    对于这个反应,张行是深刻自省过的,并且很快就把锅甩给了自己面临的局势……那就是跟那些高端穿越者相比,他张行穿越后从一天开始,就连个缓冲都没有,莫说从容布局,与天地来斗了,好像半日安生日子都不能过。
    就好像是被局势推着走一样。
    所以,他才会追求一种主动性。
    说白了,就是自己给自己找存在感……换个高大上的说法就是,努力来自己掌握命运!
    胡思乱想中,湿润的田地里,铁犁忽然被什么卡住,张行回过神来,伸手去捡,直接从犁头前面摸到了一个脑门破开的头骨,他端详片刻,手上真气发动给捏碎掉,仿佛捏碎什么土块一般,然后抛洒在刚刚翻开的土壤中当肥料,便继续推着犁来走。
    周围田埂上做观摩的人看来,一时骚动,但到底无声。
    春日细雨中,铁犁继续前行,越走越快,非但远离田埂,还远远将其他人落在后面,然后张行忽然开口来问:
    “昨晚上你们据说是萝卜……据说是群英荟萃,秉烛清谈了一整晚,都聊得如何?有没有什么可以上史书的段子?”
    “不瞒龙头,一整晚上,也多真只是清谈而已。”前面牵着驽马的,居然是黜龙帮大头领、河北治安内务总管、前陈皇室陈斌,其人闻言,当场来笑。“不过,也还是能见水平的……主要是谢兄跟崔二郎,他们俩一个言辞不绝,如滔滔大河,一个委婉真切,若幽幽深谷,倒也的确难得;至于我跟后来过去的祖头领,只是听得入神而已;倒是崔二十六、二十七,两个人明显缺见识,显得跟道旁家犬一般撒欢不停。”
    张行听到最后也只边推犁边来笑:“所以就是崔二郎的确是有本事有见识的,不管老谢怎么问,却只是绕弯弯,不肯松口咬定些实际的?而崔氏本家的子弟因为多年没有仕途经历又富贵中来生,虽然读书多、学问多,已经有些荒废到家犬地步了?”….“是。”前面开着淡蓝色护体真气的陈斌立即点头,但旋即更正说明。“不过龙头,我还是要说一声,那就是文法吏这种东西,底子、经验、眼界都是很重要的,并不能说这崔氏大房里的两个年轻人就是废物……”
    “这倒是实话。”张行立即点头。“看房彦释、房彦朗、房敬伯三人就知道了,未必出挑,但经验给上,做事还是比其他那些草莽出身头领靠谱的多……所以,崔氏子弟若能用,我当然不会刻意歧视,只不过他们明显有所保留,不愿意委身过来,我难道还要给他们白做姿态,妄自提升他们名头?他们家也不差我这一个垫脚石吧?”
    陈斌在前面,听到张行说的实在,便也放下心来,不再计较。
    而两人又走了几圈,几乎是毫不费力便耕完了一大片地,与隔壁陇亩中同样趁着一夜春雨后来耕田的屯田兵相比,非但效率近乎于七八倍之巨,甚至那驽马都未曾出汗,比身后来做表演式义务春耕的其他头领来比,也强了太多。
    没办法,这可是两个凝丹。
    到此时,两人的面子工程完成,便也懒得等其他人,便先行折回,乃是将驽马和犁头在城门口的营地里交还,然后便准备先回去办公等其他人回去。
    孰料,来到城门口这里,却正见到三个崔氏子弟一身寻常打扮,藏在人群里探头探脑,好像藏得很隐蔽,但行为举止,根本与其他人差太多,早就被人屡屡侧目,倒是那黑老司命,背着手立在那里,虽说跟老农有些差距,却是因为修为真气才注意到的。
    当然,这些都没有张行和陈斌牵着驽马扛着犁回来更引人瞩目和轰动。
    面子工程嘛,求得就是这个。
    张行交卸完犁与牲口,转过身来,招呼上两拨客人,又一起进城,却又到底咄咄逼人、絮絮叨叨惯了,没有忍住:
    “黑司命,北地那里有修为的人会去干农活吗?”
    黑延当即负手来笑:“张三郎这问的……何止是农活,打猎、打鱼、盖房子、修路,都是修行人打头的……不然你以为白沛熊那几个混孩子,包括之前你与贾越,为什么都想着来南边?”
    张行恍然,但又摇头,晓得这个跟自己想的是一个事情,但不是一个意思。
    不过,这不影响他立即去看崔肃臣:“崔二郎,若是这般,我便是有些不懂了……你看,我们有修为的人去耕地做工,几乎像是闲庭信步,北地人也都习惯如此……可为什么前唐后期那些世族子弟,宁可去酒后腾跃跳山涧、或者对红月来长啸,徒劳耗费真气,也不愿意来做活呢?”
    这就很明显在含沙射影了。
    崔肃臣沉默片刻,果然又从容将锋芒绕了过去:“不瞒张龙头,彼时也是有世族做农活的,大唐南渡期间,便开始有大量世族隐居,就地耕读,而且他们不光反省文修不劳动耕战,还多对盛唐时的门第清谈之风有反省之语,觉得学来的文字该去做公文,而非是用来清谈……实际上,后来大周肇业,事功之风便是从此处来,河北世族多也遵循。”….“河北人那时候还是很有成色的,黑帝爷也是认得。”黑延负着手插了句嘴。“只是可惜,大周起家自混血的部落,有些许巫族血统,北地人终究迈不过那个坎,所以才有百年前那一次苦海之变。”
    不过就在此时,一直没开口陈斌犹豫了一下,忽然也道:“可是龙头,依着在下之见,此事根本其实还在于人性使然,若能享受,何必劳做?没有凝丹修为,下地总要一身泥,而且总有奴仆佃户乃至于寻常百姓替他耕作……既总管万民,也无余亩,难道只让他用一人之力的产出?这个事情是没得解的,强要作态,便是一时凭着强力压了下去,逼着他们下了地,反而也只是怨气丛生。”
    “不错。”
    孰料,张行刚刚明显只是嘴上挤兑,内里居然也早有想法。“绝不能指望人人是圣贤,我虽不清谈,却也觉得人性非本善亦非本恶,还是要引而导之、约而束之,最关键是齐而利之……才行。”
    崔肃臣愕然,忍不住回头去看陈斌,结果旁边黑老司命早已经主动好奇来问:“敢问龙头,具体是什么意思呢?”
    “引而导之很简单……譬如说真气耕田做工这种事情,就应该让全民都来筑基,修行的人多了,天下人都晓得方便和效率了,寻常百姓自然愿意让孩子多花几年功夫修行再来耕田做工;类似的,就好像尽量教导这些孩子去识字算术,人人都能读书,晓得些道理了,自然陋习就少了。”
    张行脱口而对,大言不惭。
    “至于说约而束之,便是说这些世族毛病的……其实,真的见多了,我对世族反而有了些新想法,觉得确实不该一概而论。尤其是眼下,关陇的世族跟南陈、东齐故地的世族是一回事吗?为什么大家厌恶关陇世族?是因为他们居其位、得其利,而不能担其责、受其垢,甚至视他人为草芥。最明显的便是关陇世族中最大的曹氏皇族了,都懒得说了……反过来说,现在南陈、东齐的世族根本没有权在手,只能享受一点富贵,便也不好多做苛刻,只要他们按照富贵生活缴纳足够的赋税,确保他们不多占多拿就行了,还能指望什么?”
    崔二郎几人只是认真来听,便是崔二十六、二十七两个道旁家狗也都没撒欢,只竖着耳朵来听。
    “只不过,这些都需要循序渐进,需要见缝插针,还需要制度建设。”张行马上又给自己找补丁。“逼迫所有少年人集中个百日,强制筑基,顺便学会写百十个字、数十几个数,这是必然的强硬措施……但谁都知道,学习识字这个事情是需要成本和功夫的,正脉修行也是极苦的,所以还得多做宣传,还得从用人制度上来走,文法官吏上要少恩荫、少举荐,多行科举,而且还要推崇科举,还要让科举公平起来,科目广泛起来,让天下人视学习识字为正途;类似的,要将修行品级和社会地位挂钩,凝丹以上自不必多说,尤其是凝丹以下的底层修为,你正脉三层和四层来做工,其实没什么两样,但就是要差两个钱,少一碗茶。”….听得张行这般务实,而且明显是跟之前的所谓施政纲领是联结的,陈斌立即松了口气。
    没办法,他倒不是在意张行打压什么世族如何的……河北世族关他屁事?他之前不照样帮薛常雄对付河北人?
    只不过以他的出身、他的见识和认知,以及行为做派,眼下最怕的就是张行年纪小,脑子一热搞些不切实际的事情,这种例子古往今来到处都是……偏偏他这次又是彻底的跳船,现在全天下都说是他勾连张行卖了薛常雄整个河间大营,而且如今又做了治安内务总管这样的敏感职务,一千个一万个都只能靠着此人的。
    所以,只想让张行能稳住。
    听得认真的,其实还有崔二郎和崔二十六、二十七,而若说二十六、二十七此时心里只是因为对方说到东齐故地世族没有享受政治特权不需要负责什么的稍有放松,那崔二郎就格外认真了。
    他听完以后,难得主动提醒:“若是这般,敢问张龙头,齐而利之是不是就是指这个以利诱导的意思呢?”
    “不是。”张行摇头以对。“齐而利之是我一直在想的一个东西,可能只是海市蜃楼,但也可能是我们黜龙帮到底能不能成事的关键……我之前活了这些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两年造反,造反是因为种种不公,是因为眼见诸事不平,心里也不平,所谓物不平则鸣,人不平则反,如此而已……但造反之后,第一时间便觉得既然造反,总不能比暴魏更差,所以总想找一个说法,让事情能走得通、过得去……这个说法不出来,是不敢喊什么新制、新朝的。”
    旁边的几个人都是有文化的,虽然不知道什么叫指导思想,但也都懂那个意思,只不过如陈斌这般层次的内里之人,早早晓得并参与讨论那份施政纲领,不会惊讶罢了。
    而诸如黑副司命、崔二郎等人则是眼皮一跳,难掩诧异。
    “便是齐而利之吗?”崔二郎继续来问。
    “就是这个……一句空话而已。”张行坦诚以对。“就是说,新朝代,包括新朝代里掌权的人,不管是皇帝还是圣人还是什么别的称呼,都要尽量公平代表天下各行各业,各地各层人的利……而朝廷的作用,第一个应该是尽量创造天下公利,让所有人尽量得利,第二个作用,则是尽量公平分配这个利,让穷者劳者尽量得其利……换言之,朝廷本身应该是个水渠,取而分之,而不是个无底洞,取而自用,所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周围人为之一肃。
    但话至此处,张大龙头反而明显有些黯然:“我一开始怒气冲冲,想的是,若是真反了,便该砸坏这个天下的,或者说,只为穷人发声,只为农夫之利……但是后来发现不对,因为这样的话,连造反都造不起来,军队都编制不成……没有豪强,没有士族,没有官僚,没有商人,仅靠农人,哪来的力量?。….“而且越是往后经历越发现,真想维护这些穷人农夫的利,就越要维持总体的稳定和社会的运作,然后就自然而然的会有各个层级,总不可能回到青帝爷时期百族争鸣时大家共分一捧粟的情况,那是穷的,不是真公平……
    “所以,便也要照顾其他人的利,官的利、富人的利……
    “但何其难呢?官有权在手总要欺压民,富人钱财在手总要继续扩大产业压榨穷人……这就是所谓的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所以说,这些总归都暂时只是一句空话,尽力而为罢了!赶鸭子上架的时候喊出来也无妨的那种……反正看看这天下,乱糟糟的一片,暂时也没几个能说出来比这更像样话的,也就勉强留下了这个说法,但还没有写清楚。”
    崔二郎沉默不语,陈斌也沉默不言,黑延同样不说话。
    走到一个路口,黑延远远看见一个青帝观,便拱拱手,自行去看了。
    而崔二郎几人也都在县衙那里拱手告辞,继续在将陵城里乱窜。
    张行也不再理会多余言语,只是踩着湿漉漉的青砖,带着泥印回到县衙离去……陈斌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位龙头不知何时便撤了护体真气,身上早已经湿漉漉的,脚底也是带着泥的。
    过了两日,黑延先提出来,说是难得过来,事情又妥当,便想在货船准备妥当前东境河北各处都走一走,让张三郎不必顾虑他,张行当日无话可说。
    随即,崔二郎也来寻张行告辞,不过说法就不一样,他明确告知张行,准备走一趟清河郡城和武城县,见一见大房和小房的当家人,劝劝他们交出名录和田宅表格。
    态度是很好的,张行也无话可说。
    便让对方去了。
    不过,态度亲疏还是不一样。
    黑延走得时候,张行带着一群头领,亲自送到城南十里的田埂上,顺便还将白沛熊等人一起送往般县见识一二,然后这才回来,而崔二郎那里只是陈斌一个人私下来送,倒是谢鸣鹤也不知道是不是带了公务在身,居然随从过来。
    不说黑延白沛熊南下,只说崔氏几人带着谢鸣鹤潜行回到武城县,城外寻到自家接应车队,藏身气馁轻易入城,却不走前门,只来到占了小半个县城的大宅后侧门,径直赶着车进入,进了院子,关了门,方才出来。
    随即,崔二郎便要二十六郎去招待谢鸣鹤住下,自己去寻长辈。
    “且住。”谢鸣鹤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当场喊住对方。
    “什么?”崔肃臣一时不解。
    “这个东西……”谢鸣鹤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咱们那位陈公子让我给你的,也是张三郎首肯的,你拿去看看……只是草稿的草稿,远远没成,不要轻易外传,但确系是我们这位张龙头搜肠刮肚出来的本意,我跟陈斌都提过意见,准备署名的……你结合着这两年黜龙帮的军政作为,看一看也好。”….崔肃臣不明所以,只是点点头,藏在怀里,便往前面去了。
    走到前面,早有宗族兄弟来告,说是有客人自西面来,在与叔祖闲聊。
    崔肃臣便是这一代最出色的子弟,也只好等在侧院廊下,等了片刻,一时无聊,便干脆就在廊中翻出那本几张纸缝在一起成的小册子来。
    打开一看,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黜龙帮当奉天道而顺人道也。”
    这话口气太大,饶是前一句已经听过了,此时看了后一句,也不禁立即吓了一跳。
    再往后翻,赫然是之前种种施政纲领,而且写的极为详细,譬如之前那日议论的一些政策,如重科举、强制少年筑基识名,宽刑律,不连坐,开释官奴,烧高利债之类,也在其中,如此细致,自上而下罗列清楚,分道分明……居然一时看的入了迷。
    区区一个小册子,不过几页纸,他须臾看完,复又翻回来继续看,反复看,一直到有人来喊,方才收起来藏入怀中,往堂上而去……也是让来喊他的晚辈感慨,不愧是臣字辈最出色的一位,居然手不释卷,立在这里等长辈传唤的机会也要看书不断。
    入得堂上,客人已经走了,崔二郎朝坐在主位上的小叔祖,也是崔氏大房中的辈分最高的一位,同时还是前东齐登州大都督,还是杨斌的正经亲家崔傥,俯身一拜,便坐到了一旁。
    崔傥穿着一身简单朴素的麻布衣,先摆弄了一下身前的一些奇珍礼物,然后摸了摸其中一颗黑色玉石棋子,方才抬头来看:
    “你之前去武阳军中见了那些人,只说那个李四最为出众,跟着他回武安走了一圈,然后又去平原见张三,恰好听说这俩人是东都旧友,你觉得这两人各自如何?孰上孰下?”
    崔二郎沉默了一会,认真来答:“李四郎这个人,许是之前在东都压抑久了,此时稍作伸展又被四面夹住,所以显得格外恢弘严厉,是个有野心但不能伸张的人……不过,他治军整肃,待人也有身段,尤其是,那武安郡卒,区区一年多,格外整齐,明显胜却河间大营士卒许多,更不要说黜龙军了,所以,绝对不可以轻视。”
    “有野心,有能力,而且尤其是擅长兵事,但受制于形势吗?”崔傥若有所思。“那这种人还是要尽量示好不要得罪的,否则一朝开了枷锁,咱们家又在人家门口,说不得就要做了猛虎下山的踏脚石。”
    “确实。”
    “那张三呢?”
    “张三郎这个人,也是个有大野心的人,而且脑子非常清楚,别人造反,只是早一步看一步,最多是看个两三步,约束下军纪就了不得了,但此人造反,好像一开始就把新朝制度给想好了,想着要如何吸取教训,建立一个全新全样的新朝了……战略规划,敌我分野,更是一开始便门清。”崔二郎正色道。“而且,官僚怎么挽留,民心如何拉拢,豪强怎么防备,士人怎么结交,世族要的是什么,军队该怎么分派,地方上政务从哪里开始,他似乎也都一清二楚。所以,看起来好像什么都做得不是太好,却总能事情串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来一起发力。”….崔傥沉默许久,也觉得匪夷所思:“照你这说法,他像是个前半辈子积年研究如何造反,如何建立一个新朝的人了?而且还能学以致用?莫不是真的黑帝爷点选?毕竟来了个副司命,后面肯定是大司命点头的。”
    “有点像……”崔肃臣叹了口气。“但是怎么说呢?无论如何,懂得太多了,而且太远了,反而给人一种不切实际的感觉,总觉得会在哪里栽跟头。不像李四郎,昔日在东都隐忍过了头,在武安没憋住,显得真实了许多。”
    “这俩人怎么成友人的?”崔傥诧异来问。“他们俩当日在东都,难道没有相约‘相避于天下’?”
    崔肃臣一声不吭。
    “孰上孰下看来也没必要问了?”
    “是……只能说强弱分明。”
    “那你觉得该怎么做呢?”崔傥回过神来,继续来问。“李四暂时过不来,好生维系着便是,张三这里马上就要来了……”
    “七郎跟叔祖说了吗?”崔肃臣回过神来,正色来问。
    “田宅什么的无所谓,大周授田还是我们祖上推行的呢,人家又没要抢。”崔傥干脆以对。“倒是你觉得宗族里的名册要不要交?而且,黜龙帮过来以后,要不要派几个子弟投效一二?投效到什么程度?”
    “我觉得到交名册这一步就就行了,有叔祖在,交名册又算什么?”崔肃臣干脆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但没必要刻意投效……因为这种人想的极远不说,还都是一套新东西,要么败则万年不能翻身,要么胜则进取天下,咱们若是再弄错了又要几十年不得喘息了。当然了,人心难服,下面子弟谁有心思,咱们也不拦着就是。”
    “好。”崔傥点点头,摆手示意。“你去办!直接按照他们要求来便是,咱们只做顺民,看他到底是不是真讲道理。”
    崔肃臣即刻起身,转身告辞出去,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将怀中册子给对方看。
    隔了一夜,二月间第二场春雨再度落下,这让大部分春耕都已经完成的河北大地稍得复苏之态。自清河郡最北面的武城、清河两线继续往西,红山下,邻郡武安赫然也被雨幕遮蔽,恰如四年前的那个春时。
    下午时分,永年城内的郡府后院,听着外面的雨声发呆的李定眼圈发黑,略显烦躁的将手里的小册子给合了起来。
    然后继续坐在那里发呆。
    片刻后,张十娘捧着一碗香气扑鼻的粟米羹进来,看到这一幕,不由一声叹气:“四郎,当日在东都,你与张三难道没个约定,最少相避于天下?”
    “没有,但我已经避了呀。”李定回过神来,叹了口气。“他在东境起事,我来了河北……结果呢,他一转身已经平定东境转到河北来了!”
    张十娘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她也不在意,因为她始终相信对方是能成事的人,一时之挫顿,不能阻一世之长雄。
    “其实是避无可避。”李定回过神来,也语气和缓了不少。“欲争天下,非河北即关中……而当时的我能得河北、关中、以及晋地任何一郡都已经算是走运了,哪里敢放弃呢?是他太快。”
    张十娘犹豫了一下:“你非皇帝不做吗?”
    “我知道你意思。”李定摇头以对。“但主要还是他非要推陈出新,而推陈出新何其难?而且怎么就知道新路是对的?所以,我是觉得他胜算不大,而且有些方面双方意见不大统一,所以我不愿意跟他合流。”
    “若是胜算不大……三娘为何不拉住他,反而放纵,甚至追随?”张十娘继续好奇来问,她是真好奇。“只是观想所致吗?”
    “白三娘吗?”李定若有所思。“白三娘先不是个顾忌成败的人,然后也不个会追随谁的人。她的修为摆在那里,观张行,只是束剑而观其道……若张三不能成,或者能成,她迟早会利刃出鞘,倚天来斩的。”
    “如此说来,反倒是我对四郎属于难得了?”张十娘忽然来笑。“可否先用了午饭?”
    李定回过神来,不由惭愧。
    .
    榴弹怕水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

第一百六十五章 陇上行(14)

- 御宅屋 https://www.pozhaiwu.org